A+ A-

    “黄老板!”

    黄复兴顿了一下,把拉开的车门关上停住身子又往回看了一眼。

    张晨的动作有些滑稽,笑也不是,招手也不是,总之就是年龄还是太小了一些,不管做什么动作都觉得不合适,结果就成了这幅模样。

    黄复兴却不以为然。

    他见过的人多了去了,有大器晚成者自然也有早慧的,这个小孩子不能用孩子的身份来看待,而且照刚才的情形看,很有可能做主的就是他,其余的人不管发现与否,但是黄复兴的确是看出来了张晨的不凡之处。

    “小朋友,原来是你啊,找我老黄有什么事情啊。”

    张晨对黄复兴还是心存几分钦佩的,不管是前世只在口口相传中听说过的黄复兴的形象,还是今生见过的黄复兴的气度,张晨都觉得这个人不简单,作为一个农民企业家,黄复兴的能力和水平不管怎么样,但是他的眼界和决断力,那肯定是数一数二的,否则也不可能趁势崛起走到现在的地步。

    只不过这一次自己挖了他的台,复兴百货还能不能跟前世一样实现惊人的大逆转,从百货公司华丽地蜕变成百城的第一家大型选购超市,这还真成了一个未知数。

    想来即使能成的话,恐怕黄复兴也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就更不用说要推迟时间了,张晨心里隐隐有一丝悸动,要知道,大型的连锁超市那可也是市场上的一块大蛋糕。

    比之张晨的忐忑,黄复兴其实更忐忑。

    要黄复兴对一个半大小子忐忑,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像他这种人,也算是生意场上的滚刀肉了,皮厚肉糙的,生意场上什么人没见过,但是这人有时候就是犯贱,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那就会忐忑紧张,黄复兴不是圣人,自然也不例外。

    与其说张晨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不如说在黄复兴眼中,张晨就是个机会,一个壮大复兴百货的机会,90年代末期已经是最后的财富积累大爆发时代了,黄复兴虽然没念多少书,但是他的眼光要超过绝大多数人。

    深知现在只要有充裕的资金,扩大产业的机会就近在眼前,如果再等几年,恐怕市场上就容不下他了,至少竞争的强度会增大数倍甚至数十倍。

    事实上黄复兴的判断很正确,在张晨的印象中,五年后百城就会出现另外三家超市,而且都是外来户,紧接着在随后的五年内,相继又有几家超市入驻,其中既有省级的巨头,也有跟百城相邻的县的零售巨头。

    只不过那时候复兴百货已经完成了品牌的转型和资源的整合、早就成为了百城拥有三个分店的零售巨头,即使是外来户也极难撼动它多年培养出来的品牌威望。

    但是现在情况变得就有些扑朔迷离了,张晨甚至已经在腹中打起了草稿,到时候如果没有复兴超市的话,百城会不会出现一幅本地零售业被打得丢盔弃甲的局面,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他的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一想到这里,他那张娃娃脸上的笑容就更显尴尬了。

    “那个-黄总-哎--不是,黄先生-”

    “不要叫我黄总,我看你爸爸也没我年纪大吧,你要是不嫌我占你便宜就叫声伯伯(念bai,第一声)?”

    没有去管张晨脸上有些尴尬的表情,黄复兴已经当先走上了台阶,两人辗转着又进了玉山宾馆一楼的会客厅,会客厅的大红木沙发还在,由于谭根生的出价超出了当初预计的最高价,所以玉山宾馆里面的东西名义上已经都归他他所有了。

    落座后,黄复兴才开始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起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张晨,作为一个无论是见识还是阅历都要比此时的黄复兴还要丰富的“贱客”,张晨出击的速度和力度肯定不会这么小。

    “黄伯伯,我想你手中的资金根本就不足以支付你刚才出的那个价格,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

    落座后,张晨立马就从刚才的那种尴尬的情绪中转换了出来,作为一个心理年龄已经超过30岁的成年人,而且商场的阅历并不弱,张晨知道如何把握住谈话的节奏,尤其是在知道一些底牌的时候,黄复兴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这句话刚说完,虽然黄复兴仅仅只是皱起了眉头,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但是张晨已经从他身旁坐着的那个黄副总黄秋眼中注意到了分明露出的震惊神色,心里暗自一笑就知道自己恐怕猜了个正着,尽管以前只是道听途说的,并不知道为什么黄复兴会租借而不是直接买断,但是这样看来的话他的办法倒是有个最佳的选择,而且还抓住了一个难得的扩张机遇。

    这种敏锐的商业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使是他都不得不暗自在心底佩服黄复兴的这种决断能力。

    但是黄复兴心里的震惊绝对不比黄秋少,复兴百货自从从当初的复兴杂货店搬迁到百城以来,连续几年的时间营业额都是成倍增长,这种成长的速度在这个年代是很难想象的,复兴百货也只不过是抓住了好时机,刚好填补了改革开放后那段时间里的市场空白,满足了百城居民的消费需求。

    但是即使如此,事实上复兴百货的流动资金并没有很大程度上得到增长,相对于复兴百货快速膨胀的规模来讲,流动资金的增长速度远远不够,业务规模的扩大,需要的流动资金就越多,但是大量的资金都被黄复兴用于业务的扩张,所以别说是把玉山宾馆都买下来了,就是真的去租借下来,恐怕一时之间也是需要赊账。

    但是这个情况除了黄复兴和黄秋以外,不要说是外人了,就是他自己的老婆孩子恐怕都不知道,这绝对是属于复兴百货最隐秘的信息,怎么可能会被外人知道。

    当初黄复兴跟王学军提这个事的时候,也只是说最近资金流转量比较大,一时间收不回来大量的资金用于来购买玉山宾馆,绝口不提复兴百货流动资金本就不够的事实。

    但是现在被一个半大的黄毛小子一口道破事实,黄复兴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但是心里另一方面又在怀疑张晨的来历,能一口道破复兴百货的困境,如果不是有人早就提醒过他,那么眼前这个半大小子就是商业奇才。

    但是相比于后者,黄复兴还是宁愿相信前一种情况。

    看着张晨那张脸上近乎妖异的表情,黄复兴很难想象,如果这真的是眼前这个少年人根据什么看出来的或者推断出来的,那眼前这会是一个什么妖孽。

    三个人顿时都沉默了下来。

    张晨的身板有些小,坐在宽大的木沙发上,身子很直,倒不是他不想靠着,而是这身板靠着那肯定是很滑稽。

    “小朋友,你家大人叫什么名字?”

    黄复兴沉默了很久后,突然问了一个似乎很不相关的问题,显得很突兀,似乎有些答非所问的样子,但是张晨一听这话就知道了黄复兴的意思。

    张晨的年龄摆在那里,很明显即使少小就培养,也不可能长成这么个妖孽,大有可能还是家长在后面操持这事,黄复兴毕竟是一路从最下面的小个体杀上来的,自然也懂一些老在生意场上打滚的,而且还有些家底的强势爹会刻意这么做,即使是他在黄秋小的时候也刻意让他去独自进货销货,当做历练。

    但是能在孩子还只有这个年纪的时候,就敢把上百万的生意让孩子去把关,这只能说明两种情况,一是家底很厚实,恰好玉山宾馆这一单也并非十分必要,其次就是家长很有信心。

    但是对一个半大的毛头小子有这么大的信心?黄复兴的心思在腹底转了几遍,仍然是有些不大相信,相比较而言,他更好奇张晨的老子是哪个,有这种底气和家底的人,在百城恐怕也不是普通人,但是他却恰恰想错了。

    张晨笑着就明白了。

    “黄伯伯(念bai,第一声),我爸叫张文林。”

    “张文林?”

    嗯?

    绞尽脑汁想了半天,黄复兴实在是不记得自己听过这个名字,印象里根本就搜罗不出来任何有关于张文林这个名字的印象,即使是关联的都没有。

    “张文林-张文林--让我想想-”

    “爸,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汪县长说的那个人,坝头乡的那个,是不是也叫张文林。”

    张晨笑着看到黄秋趴在他老子耳边上嘀咕着说了什么,只见黄复兴眉头突然就舒展开了,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转头看着张晨,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是坝头乡的?”

    黄复兴总算是憋了这么句话出来,见张晨果然点了点头,心里这才确认了就是坝头乡的那个张文林,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仅仅是知道这个名字是坝头人而已,毕竟黄复兴的百货跟老张家不管是修路还是搞蔬菜大棚都有些搭不上边。

    之所以知道这么个人,还是上次县里开会的时候,黄复兴由于是政协委员这才偶然间在跟县长汪华谈话时听到过这么个名字,但是具体的情况却并不清楚,这知己知彼肯定是不行了。

    确定了张晨的来历,黄复兴心里反而是镇定了许多,人天生都对一无所知的情况会自觉地产生一种恐惧感或者说是紧迫感。

    周一第三更,小白也卖个萌,求个推荐收藏打赏啥的!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白湖湾《乡村首富》最新章节网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